科创板能否给做空机制留点地儿?

红刊财经梁岩

科创板可能在明年3、4月正式推出,并试点注册制,目前各项配套规则在密集制定中。但是如果制度中缺少相应的做空机制,将为科创板的发展留下很大的隐患,甚至有可能重走创业板、新三板的老路。

两融系统目前处于严重失衡状态

2010年沪深两市场推出了融资融券业务。8年来,两融整体规模虽然大幅增加,但融资规模和融券规模严重失衡。12月18日的数据,市场两融余额7673亿元。其中融资余额7600亿元,而融券余额只有区区74亿元,两者之比超过100?誜1,呈现典型的“一腿粗一腿细”状态,背离了当初设计的目标。

实际上,不是缺少投资者愿意借券卖出,而是券商的两融系统上所显示的标的的融券可用余额经常状态全都是零。究其原因主要是机构投资者不愿意为了百分之几的年化收益冒着市值损失的风险出借自己的股份。例如万科A,最新十大流通股东的最后一名中央汇金持股18956万股,而其本月18日融券余量只有170万股。另外,现在的两融标的数只有994只,占比不足三成,覆盖面偏小。

激活做空机制 至少有五大好处

一、抑制市场投机行为。散户缺乏理性,容易被市场投机陷阱所引诱。而机构投资者着眼于长线,不随意盲从市场短期行为。如果让机构投资人成为投机者盘中的博弈对手,就能在很大程度上抑制投机行为。例如,去年5月的雄安概念炒作期间。华夏幸福作为正宗的概念股,在狂拉五个涨停后即快速回落,几天内就抹平了近八成的涨幅。查看当时的股东情况,截至2017年3月31日十大股东中证金持有6573万股,到当年中报时就已经退出十大股东,无疑是在第一波大涨后证金的逢高卖出压制了游资的炒作。而同时的创业环保、冀东装备等之前机构持有量很少的个股在第一波疯狂结束后很快又发动了新一轮行情,股价翻倍。这说明市场中若存在强大对手盘,投机资金很难肆意炒作题材股。机构投资者由于资金量大,并以长线投资价值股为主要的投资策略。多数情况下游资非常小心地避免介入机构持仓占比较大的个股。如果能很方便地借券卖出,就让机构投资者能在短时间内成为游资的对手,就能有效减少游资集中优势资金炒新、炒小盘、炒低价的投机现象,也能使监管层减少使用行政手段抑制投机。

二、增加交易流动性。A股市场频繁出现个股遇利好时连续涨停、利空时出连续跌停的现象,这是交易过程中缺乏流动性的表现,而增加做空机制能填补交易缝隙,有效增加流动性。这一点在港股交易中已经有很好的体现,目前做空交易已经成为港股市场中流动性的重要来源。

三、扩大券商评级的覆盖范围。受市场只能单向做多影响,券商评级中的只能见到“买入”“增持”“中性”三种级别,绝少出现“卖出”评级的个股。如果能有做空机制,市场会出现负面评级的个股,这要比单用“ST”标志起到的作用更为广泛。

四、增加退市股的数量。目前市场数量上新股数量远远多于退市股数量,这与资金只能依靠单边做多获利相关。而有效的做空机制在无形中会促使无数投资人监督上市公司的经营行为,同时机构资金有意愿下功夫研究发现市场中的劣质股,发现上市公司造假、欺诈等不良行为,并逼其股价长期走熊,直到退市,最终达到良币驱逐劣币的市场功能,同时也有助于将资金引向价值投资。

五、改变牛短熊长状态。二十多年来A股市场的运行周期,与经济周期偏差巨大,主要是由于牛市行情远短于熊市行情。因为缺乏做多机会,大量资金在漫漫熊市中只能转战其他市场或在场外空仓等待进场做多的机会。A股的成交量也长期处于低迷状态,使得熊市中市场的融资功能大幅下降。做空机制能明显缓解这一现象,还能为券商增加利润来源,避免行业整体处于“靠牛吃饭”的窘境。

创业板可先行试点“融券新政”

为了激活融券功能,笔者建议修改新股发行制度,在发行新股时另外按发行后净资产发行四分之一的B类流通股给承销商,并与新股同步上市,这部分股份只能在融券平台借给合格投资者用于先卖后买。另外,为防止境外资金恶意做空中国市场,需要补充相应的机制约束做空行为。对于国家支柱型的金融、国防等国有资本控股企业,可以大幅提高出借利率,在特殊时期甚至可以禁止融券卖出。

新法可以先在科创板做试验并调整细则,依效果再推广至整个A股市场,相信这将推动A股市场恢复资源配置、优胜劣汰两大基本功能。

(本文已刊发于2018年12月22日出版的《红周刊》)

首页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