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在网上,一段闫芳太极大师的表演视频,再次流传开来。

只见视频中,墙上挂着一条“……弘扬太极魂”之条幅,而闫芳大师则一边与徒弟们配合,表演着闫氏太极特有的“电鳗舞”,她还一边如此解释说:

“你拿着我,抓死了,我抬起手些,人就倒了——为什么?我给你们破解,这就是‘太极劲’,就像你们平常说练的金萝(金钟罩?)、内功!你们哪个人,都比我有劲吧,可是,这已经没有用了!我这样潇洒点……(抬手轻轻送出去,徒弟就倒了)”。

闫芳大师继续说:“这是练出来的,自身本能的反应,就像那个谁谁谁的摔跤一样,我这是不想打他,沉下去就得了;想打,(抬手徒弟倒下);(徒弟说:千斤坠、千斤坠),我不想打,跟他们逗着玩时(徒弟乱舞),这是真的假的?他们自己转圈圈会这样吗?(徒弟们开始来回地转啊转啊转啊……)”。

当看到闫芳大师类似表演视频,一次次地流传出来时,就会令人心生一种遐想:我们的奥运人才选拨机制,是不是太落后了?——像闫芳这样的大师,以及她的徒弟们,多有才啊!如果让她们闫家军组队,你们说说:有哪个奥运项目,能不被他们拿走金牌的呢?

即便是足球这样的集体项目,如果上了闫芳和他的徒弟们,也绝对是世界杯、奥运会冠军!

为何会这样说?——因为,闫家隔空打牛太极军的最大特点,并不是他们会无所不能的神功,而是她们的配合,竟然如此的天衣无缝,这种师徒之间无缝对接的完美配合,才是足球等需要合力的集体项目,最为本质的需要啊!

闫芳的徒弟刘少龙曾对记者说过:“有一种不可抗拒的气体就过来了,你不跳不行,就得往后跳,不跳你就憋得慌,自然就所你打飞了”。

试想,既然有了隔山打牛的神功,不用挨身,就能将对手用空气震飞——这还会一点也不犯规吧?如果再将对方守门员震出场外,那不想进几个球,就进几个球?再加上他们配合得如此娴熟、紧密,则中国足球永远天下第一,也绝对不是问题了。

这样看来,中国体育,甚至体育之外的东西,都可以让闫芳大师及徒弟们大包大揽了吧?

当然,说了这么多,我知道,这其实说的都是一堆废话!

因为,当电视台记者采访时,因记者要求站在闫芳徒弟中间,当闫大师发功后,徒弟们全被震倒在地,可记者却纹丝不动,对此,闫大师竟能如此解释道:

“因为记者你不会太极,所以感受不到我的功力!”

——艾玛,这一自圆其说的逻辑和理论,足以获得“诺贝尔武术奖”了吧?

当然,如果真设此世界性大奖,闫芳却难以独揽此奖,因为,太极雷雷也说过:“凌空劲,只有练过太极的同频率者才能感受到!”——所以,闫芳与太极雷雷,可以共享此大奖了。

对于这些假装一本正经,或者已骗得自我感觉为真的人,如果只批闫芳大师,那是不对的——我们还要批那些甘愿拜服在闫芳大师裙下,死心塌地配合她,并表演得如此完美的徒弟们!

首页社会